世界冠军也是“丈育”?Rogue:首位IEM双冠王的赛后采访

TL在Rogue4-1战胜了Zest、获得了IEM2020卡托维茨站的冠军之后,对他进行了短暂的采访。

Wax: 能够两次获得IEM卡托维茨站的冠军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?

Rogue: 能拿两次冠军确实很好,不过我更高兴的还是夺冠本身。

看起来对于其他选手而言,捧得三座IEM奖杯会是件非常难的事情,所以我现在的目标是成为第一位三冠王。

Wax: 决赛非常的一边倒。你是不是也这么觉得,还是说比赛实际上比表面看起来更紧张?

Rogue: 因为我非常了解Zest的风格,所以我能轻松取胜。我觉得如果我稳着打(play safe)的话,我可能会像Serral一样打得很艰难。所以我觉得我应该多打一波。

Wax: 你是怎么破解Zest的战术风格的?是因为这届赛事他打了太多的PvZ,还是你通过平时天梯就已经很了解他了?

Rogue: 我在天梯上没怎么碰到过他,但是这届赛事他打了太多的PvZ,而且用的战术十分有限,所以破解他的战术风格还是挺简单的。

Wax: 你在此前的采访中提到今年本想要轻松地来(take it easy),你能解释一下这句话吗?

Rogue: 之前我觉得游戏没那么有意思了,所以我当时觉得应该放轻松一点,但是我运气比较好、拿到了冠军,我觉得这让游戏多了点乐趣。

Wax: 你哪里运气好了?

Rogue: 我打了很多碰运气的战术,然后大部分都成功了。我完全抛弃了稳健打法,基本上都是一波或者搏命战术(这里的原文是baejae,韩语对应应该是??,意思似乎是排除,作者Wax指出这个词的意思是“默认对手不会采取反制措施的高风险战术,如果赌对了就能够获得优势”,所以我翻译成了搏命,或许也可以指极限一波),然后它们都奏效了。

Wax: 你是不是会在对自己实力很有信心的时候偏向运营,而不那么自信的时候偏向一波?

Rogue: 不,我只是觉得如果打得太稳,只会让对手很舒服。他们都是非常强大的选手,如果我一开始就(打运营)给他们一项优势的话,那比赛就会非常艰难。所以我就选择了打一波或者搏命。

我觉得其他选手可能也觉得我风格比较偏稳,然后就只针对了我的稳健打法。

Wax: 在国外社区中,因为你在去年的采访中承认了ZIMBA,你作为“唯一的良心虫族”(only-honest-Zerg)而广为人知。现在虫族怎么样?

Rogue: 老实说,我只是承认应该承认的东西。不过现在的话,说实话,虽然我拿了冠军,但是我还是觉得现在神族很强。

Wax: 所以你击败Zest的原因是他暴露了所有的战术,而不是神族很弱。

Rogue: 我觉得如果Zest打一些别的战术的话、用更多的心理战术的话,那我可能就会输掉决赛。

Wax: 在四分之一决赛的赛后采访中,你说你想看到Maru vs Serral的决赛。Maru之后说这不是你的真心话。谁是对的?

Rogue: 我。我是觉得如果这么想的话,哪怕输了我也会欣然接受,所以我说这句话是为了保持平常心进入下一轮。我确实想看塞马大战,但是当我看到Zest晋级到了决赛之后,我也非常想进入决赛。

Wax: 另一场四分之一决赛中,在你的队友sOs打出最后的GG之前,他给Maru打了一句“你将加冕为王”(you will be a champ),但你当时也晋级到了下一轮,所以你是怎么看待这件事情的?

Rogue: 我没看懂这句话的意思,所以我没有任何想法。

Wax: 最后想对海外的观众们说点什么吗?

Rogue: 我非常对不起海外的观众们,因为我没打出很多精彩的比赛。

问题是,现在的平衡性下,稳着打就非常艰难(it's tough if you play safe)。我觉得游戏需要重新调整,使得选手们愿意去打运营战术。

原文地址:https://tl.net/forum/starcraft-2/556844-interview-katowice-2020-champion-rogue-explains-the-calculated-risks-that-won-him-a-second-title

中文翻译星际鸽子字幕组.草色微茫:https://www.scboy.com/?thread-78849.htm